1. <acronym id='3lsop'><em id='3lsop'></em><td id='3lsop'><div id='3lso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lsop'><big id='3lsop'><big id='3lsop'></big><legend id='3lso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2. <tr id='3lsop'><strong id='3lsop'></strong><small id='3lsop'></small><button id='3lsop'></button><li id='3lsop'><noscript id='3lsop'><big id='3lsop'></big><dt id='3lso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lsop'><table id='3lsop'><blockquote id='3lsop'><tbody id='3lso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lsop'></u><kbd id='3lsop'><kbd id='3lsop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3lso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span id='3lsop'></span><dl id='3lsop'></dl>

            <i id='3lsop'><div id='3lsop'><ins id='3lso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3lsop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3lsop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3lsop'><strong id='3lso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圖靈獎得主、密碼學先驅跨洲跨時差為浙大學生上密碼課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香蕉在线手观看视频_香蕉在线依人视频_香蒸焦蕉伊在线观看视频6

              當圖靈獎得主成瞭你的授課老師——跨越幾萬公裡,早上八點、凌晨時刻與你網上相見——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

              早上八點,你準時來到《密碼學》課程直播間,一頭柔順白色長發的老人正微笑看著鏡頭。這時,他的問候從大洋彼岸的屏幕那端傳來:“Good morning. Yes, I assume it's morning!(早上好,是的,我猜是早上。)”

              這位親切的老人正是2015年圖靈獎獲得者、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維特菲爾德·迪菲(Whitfield Diffie),此次線上《密碼學》課是他第三次為浙江大學40多位本科生教學。作為“密碼學界大咖”,迪菲教授為跨洲跨時差線上授課費瞭不少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隔大洋上課

              學生凌晨下課教授早上七點上課

              隔著太平洋、跨越兩大洲,迪菲教授和學生們的線上課程時間相應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當北京時間早上8點開始上課時,美國加州當地時間為下午6點,迪菲教授會親切地向同學們問候早上好,並開始講解當天的課程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配合教授的時間,一周裡有一節課比較特殊,是從北京時間晚上10點開始上課,到凌晨結束。迪菲教授說:“學生們晚上10點時,加州這邊是早上7點左右。所以我會起得比較早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過其實平時我起得很早。起床時間通常在加州時間早上五點半到六點半之間。在還未發生疫情之前,我會先去外面的咖啡店吃個早餐,坐在那兒工作一到兩個小時,之後繼續回傢工作。”他補充道。

              計算機學院數字媒體技術1601班曾子騰說:“周三的課會上到凌晨00:30,和平常白天上課時間有差別,但不算太晚,還能適應。”

              迪菲教授表示,此前他並沒有媒體線上教學的足夠經驗。“當我直播時想闡述一個觀點,我發現我不能夠把幻燈片當成‘一個寫字的黑板’來使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線上授課存在反饋不足的問題。一部分是環境原因——學生們沒辦法聚在一起,另一部分是軟件原因——除瞭我自己,我看不到任何學生的臉。之前我通過視頻做過大型講座,但我可以看到觀眾,整體效果會好很多。” 迪菲說。

              協助迪菲教授開課、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副教授張帆說:“之前費瞭不少周折為教授開釘釘賬號並拉群,還借用瞭另一位老師的賬號才申請成功。教授平時不怎麼使用網絡設備,因此這次他花瞭不少時間來適應釘釘直播的方式。”

              迪菲教授又補充道:“不過,我很喜歡網上教學,我相信隨著經驗的積累,我會越來越適應。我發現網上教學需要更多的準備。因為近年來,我大多數演講都不超過一個小時,而且演講的主題更加偏向會議。”

              他告訴記者,疫情給生活、教學造成瞭一些影響。一方面,“我很想念在杭州的快樂”;另一方面,“我可以在自傢書房工作,周圍有我自己的‘圖書館’。遠程教學還允許我繼續在傢裡做各種工作”。

              自身研究成教材

              喜愛手動板書推導加密過程

              作為“公鑰加密”概念的發明人,迪菲教授是密碼學的先驅,也是公開密鑰加密算法和數字簽名機制的主要奠基人——於今天而言,如今數字化世界下的信息安全主要就依賴於他的研究。

              2015年,迪菲教授憑借和斯坦福大學電氣工程系名譽教授馬丁·赫爾曼在1976年一起發表的論文《New Direction in Cryptography》,獲得瞭有“計算機界的諾貝爾獎”美稱的圖靈獎。這篇論文向全世界介紹瞭公鑰加密和數字簽名的新構想,也被廣泛應用在當下網絡通信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開課最重要的目的,就是讓學生對‘密碼學是什麼’有一個認識,不要學習瞭技術手段,卻不知處於什麼目的去運用這些技術。”迪菲教授說。

              張帆說:“和其他老師不同的是,教授本身是密碼學這座高樓的搭建者。他不大需要引用他人的理論去授課,他上課的內容,主要源自於他自身的理論研究成果,以及密碼學早期精彩紛呈的學術故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曾子騰也說:“迪菲教授的課對於密碼學初學者很友好,面對深奧的數學問題,他總是簡單略過。教授也會詳細地從古代加密算法,講到近代機器,再到二戰的無線電加密,接著到現代的計算機加密——他對這些都做瞭詳細分析和優劣比較。”

              迪菲教授還很喜歡使用黑板進行板書,“使用黑板推導密碼學公式很方便。比如在介紹古典密碼時,我會選擇手動推導加密的過程。圖形化和板書化,可以方便學生的理解。”

              竺可楨學院圖靈1901班李驍說:“迪菲教授很有專業學者的氣質,他不像是作講座,而是真的以教師身份為我們講述密碼學體系。盡管語言還會存在或多或少的障礙,但他很善於與我們交流,對大傢的問題也都會及時回應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李驍看來,能夠近距離感受大師的魅力,成瞭學習和探索路上的一份動力。

              迪菲教授回憶:“在來浙大前,我的上一次任教是1991年春天,在波士頓的東北大學。2018年我來到浙江大學,這裡的學生英語都說得很流暢。希望同學們能更主動地與老師交流互動”

              生活無處不“密碼”

              安全協議保護行業與個體

              其實,生活中我們大部分接觸的事物都與密碼學相關。萬物互通的時代之下,每個行業和個體都需要獲得密碼保護,用以建立安全連接。網上登陸系統的驗證、銀行U盾的證書等,這些都離不開“密碼”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“日常生活中,最突出的例子就是‘瀏覽器安全協議’(TLS-SSL)。我們需要通過密碼構建大傢熟悉的‘HTTPS協議’。如果缺少瞭安全協議,就不能安全地瀏覽認證、收發郵件或在線支付。”張帆強調瞭密碼在生活中的應用。

              迪菲教授也講到加密的重要性,“像阿裡巴巴、亞馬遜、蘋果等這類大公司都會使用HTTPS。不僅在大多數公司,大多數組織也離不開公鑰系統。”他舉例道。

              張帆說:“密碼分兩類,其中一類是公鑰系統。很多協議或證書體系都是在公鑰理論上構建起來的。由於每個瀏覽器中都支持TLS-SSL協議,因此,公鑰加密一直是使用最廣泛的密碼技術之一。”